乌兹别克斯坦 1 咸海 即将消亡的世界

中亚五国,这几个中国的近邻,长期以来给我们一种难以接近、神秘而陌生的感觉。实际上现在随着一带一路发展,已经对中国开放许多。其中乌兹别克斯坦位于丝绸之路的核心路线上,受波斯,蒙古,突厥,伊斯兰与苏俄多种文化影响,具有最丰富的旅游与历史资源,是中亚最值得去的地区。 此次从西向东,横穿乌兹别克斯坦全境 探访中亚地区丝绸之路故国

 

咸海ARAL SEA

位于乌兹别克斯坦最西北边境,部分属于哈萨克斯坦。曾经的世界第四大湖,面积是青海湖的15倍,近几十年因缺乏保护在迅速减小, 预计2020年后乌兹别克斯坦境内的咸海将基本消失。想想曾经烟波浩渺的新疆罗布泊..   这次乌兹别克之行就从先这里开始,从塔什干飞行千里再越野往返800多公里,只为看一眼那最后的咸海。

清晨飞到Nukus,司机在机场接了我们,买好补给直接出发。 咸海一路大部分是野路,路况很差,很多地方没有信号,全程必须越野车 。这个路线是小众中的小众,所以只有很少能提供服务的。之前邮件联系了一个著名的导游与司机,价格比旅行社便宜20%。此次双车进出,另外车上是一群波兰人   。我们的陆巡车况很好。

Nukus 的出城道路 

 

米兹达坎墓葬群 Mizdahkan

沿途经过的重要古迹,在 5-8世纪时是是重要的琐罗亚斯德教(就是拜火教)墓地, 沿着阶梯往上到山坡上  可以俯瞰整个遗址     夕阳下这里的感觉应该更好

某先贤之棺

MAZLUM KHAN SLU陵   里面最为完整的

 

Muynak镇  曾经热闹的渔港

开车近200公里后到达了Muynak。  三十年前这里是咸海的热闹渔港,现在基本成为一个戈壁的小镇 。有些游客来到这里就算到咸海了,其实这里什么都没有。

镇上的博物馆   照片展示了咸海面积的巨大变化。从2009年到现在又10年过去了

惊讶的发现这里以前竟然有火烈鸟,后来查资料发现中亚包括哈萨克斯坦是火烈鸟的北方栖息地

曾经的渔港。 如今这里已经荒漠化,只有那些残破的渔船残骸,向人证明这里曾经有繁荣的渔业

看着周边的荒漠,遥想当年的渔港,感慨几十年即可沧海桑田,在船上也留言 :  念天地之悠悠   独怆然而涕下

 

离开Muynak  ,我们向咸海的西岸前行,从这里以后的100多公里,基本没有公路,沿途有一些石油勘探设施       咸海近些年发现了石油   小镇也靠着这个生活了(好像也有中国公司在这里勘探)。

沿途  基本在咸海曾经的湖床与岸堤上前进

沿路 大部分已经戈壁化或者荒漠化

UshSay 附近,远处的高坡就是曾经的湖岸 ,我们 所在的位置是湖床   可想而知水面消失了多少

湖底的地面上  骆驼刺

这些曾经是水下或者湖中小岛

沿着湖岸开了几十公里,傍晚前远远看到了一片蓝色,咸海快到了

湖岸下到湖边

夕阳下,湖边风很大,浪花在岸边堆积起白色的盐沫,水很咸,水面每年退缩几十米,令人震惊却又无可奈何

盐碱化的土地

也许去年他们还是水里的生命

一直待到落日,回返营地     整个咸海岸边的营地就是这么大   几个蒙古包组成      来的车会为这里带来饮用水和煤气罐    因此晚上可以做饭

晚上吃的抓饭

 

晚上 住在这个与世隔绝之地,放着音乐,遥望银河,这里的银河 比7月在蒙古时看到的还要壮观许多,就是太冷,懒得拍了

 

咸海日出

凌晨早早起来,等待著名的咸海日出。天气虽然冷,但日出很给力。

日出的确无比瑰丽,但未来这些景色也许只是历史的名词了

 

早饭之后稍作休整,从另外一条路往回返

沿路的古人的坟墓

经过的大部分是戈壁

Sudochel 湖,这里是死海 不多的湿地了    据说还能打渔

回程路上,吃的午饭

下午三点多,终于回到了Nukus ,司机告别我们送波兰人去下一站。

两天来回800多公里的行程 ,感受颇为不同 。  咸海还有3-4天的更大的环游路线  可以了解整个湖区